石家庄站街女绿化带|石家庄小姐上门兼职
    English 收藏本站 客戶留言


唐山:鋼鐵與污染的糾葛

唐山:鋼鐵與污染的糾葛

    編者按:614日,國務院出臺大氣污染防治十項措施;4天之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出臺了《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這一司法解釋降低了污染環境罪的入刑門檻,對環境污染犯罪實行從嚴打擊。種種跡象表明,面對日趨嚴峻的環境污染狀況,中國政府正在重拳出擊。

    一邊是政策措施,一邊是法律亮劍,這樣的組合拳,究竟釋放出怎樣的信號?又將帶來怎樣的改變?而這樣的組合拳最終能否拯救中國環境于污染之中?本報以唐山鋼鐵污染治理為樣本,結合國務院的規定和“兩高”的司法解釋組織了專題報道。

    “鋼鐵城市”唐山,又一次出現在全國污染最嚴重的十個城市榜單上。因煤炭鋼鐵興起而發展的唐山,卻也因此屢屢成為污染最嚴重的城市。實際上,唐山的鋼鐵污染問題,早在2004年就出現端倪,這些年也屢經整治。但緣何陷入屢整治屢污染的困境?從唐山的困境中又能折射出什么問題呢?

    “鋼鐵城市”唐山,又一次出現在全國污染最嚴重的十個城市榜單上。這是今年啟動新的空氣環境質量標準評價以來,唐山市的第5次“中槍”。

    619日,環境保護部公布了5月份全國74個城市的空氣質量狀況,在全國污染最嚴重的十個城市中河北省依然占據多數,包括石家莊、唐山、邢臺、邯鄲、保定和衡水,其中唐山位列本次榜單第二。

    不過,這并不是唐山最糟糕的“成績”。今年3月,唐山曾位居全國十大污染最嚴重城市的榜首。據媒體報道,其他3個月唐山在本榜單的排名依次是:1月第八、2月第九、4月第三。

    盡管過去幾個月唐山開展了整治排污的環保行動,并于510日啟動了史上最大規模的環保行動:21天內關停取締了首批199家嚴重污染企業及落后裝備,但顯然不能立竿見影。

    地處環渤海灣中心地帶的唐山是一座傳統重工業城市,冶金、電力、煤炭、建材、化工、焦化等高能耗、高污染、嚴重依賴資源型行業比重很大,因此唐山污染物排放總量居高不下。

與環境污染形成鮮明對比的是,2010年,唐山的經濟總量是4469億元,2011年達到5442億元,2012年,達到了5861億元。也就是說,這些年來,唐山每年的經濟增長率最少也在10%以上。

有人說,唐山“成也鋼鐵,敗也鋼鐵”。因煤炭鋼鐵興起而發展的唐山,卻也因此屢屢成為污染最嚴重的城市。

    1877年,唐山還只是唐山鎮。清政府在這里設開平礦務局,引進西方先進技術辦礦挖煤,隨之中國第一座現代化煤井、第一條標準軌距鐵路、第一臺蒸汽機車、第一袋機制水泥、第一件衛生瓷等均誕生在這里,唐山也因此被譽為“中國近代工業的搖籃”。

    后來,隨著冀東鐵礦的開發,唐山開始發展鋼鐵。但其實直到2000年前后,唐山的鋼鐵產能也只有470萬噸。2000年后,唐山鋼鐵工業抓住國際金融危機前經濟熱漲的機遇乘勢而起。到2003年,唐山鋼鐵企業達到了50多家,鋼鐵產能達到3000多萬噸。彼時,與鋼鐵直接或間接相關的產業占到了唐山GDP60%左右。

    如今,鋼鐵業仍是唐山經濟的重中之重。據中國報春鋼鐵網的統計,2012年,唐山粗鋼(鋼坯)產量近1.4億噸,約占全球粗鋼總產量的1/10

然而,頻發的環境污染和經濟發展的尷尬關系,再一次籠罩唐山。

鋼鐵與污染的糾葛

    灰色,黑色,暗紅色,這是唐山市工業區呈現出的色彩。

    灰色是煙筒排出的廢氣顏色,黑色是煤粉的顏色,暗紅色是奔流不息的掛車掉落的鐵粉顏色。對于這樣“五彩斑斕”的污染物,生活在這里的居民已經習以為常。

    唐山礦產資源豐富,其中已探明的鐵礦資源保有量達62億噸,僅次于遼寧鞍山,為國家三大鐵礦集中區之一。

    正是這樣的資源優勢,唐山的鋼產量一度占全國的11%,鋼鐵產業是唐山的支柱產業。唐山所轄的遷西縣和遷安市因為豐富的鐵礦石資源吸引了很多煉鋼廠聚集。西南邊的豐潤區和豐南區則是中小鋼鐵加工企業最集中的區縣。

    鋼鐵廠對區域經濟的拉動顯而易見,也為周邊的年輕人提供了很多就業機會。很多年輕的小伙子在工廠做電工或者搬運工,而年輕的姑娘則更多在化驗室工作。

    唐山電力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唐山近年來的用電量猛增,被中央電視臺報道過的玉田縣,由于小鋼廠的數量多,用電量一直排在各區縣的首位。

    而在國家電網華北分部,唐山電力公司每年的售電量遠超其他各市。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幾乎所有鋼鐵廠周邊的村民很多都在廠里工作,年收入為34萬元,遠高于種糧食所得的收入。

    然而,對于當地居民來說,鋼鐵廠帶來的影響,污染更大于利益。鋼鐵業在成為唐山市政府財稅主要來源的同時,也帶來了環境污染的問題。

    “唐山污染中國第一,豐潤污染唐山第一。”在唐山豐潤區,有網絡民意自嘲豐潤以這種方式“榮登”了榜首。

    作為唐山空氣污染的重要源頭,豐潤除了70多家采石場、水泥廠外,官方登記的90余家大中型鋼鐵企業以及多年來由于鋼鐵業暴利而發展壯大的數百家民營小鋼廠,一起形成了豐潤區乃至唐山市最沉重的環境包袱。

    當地村民向記者介紹,在民營鋼廠密集的豐潤區,如果所有鋼廠的大煙囪一拉開(指除塵裝置不啟動),每一根煙囪都會像一條冒煙的毒龍,一晚上,整個豐潤區就能落上一層銅錢厚的灰土。

    在唐山開平區賈庵子一帶,每隔幾十米距離就有鋼鐵廠的煙囪矗立,空氣比市區更糟糕。道路上常能看見散裝運煤的卡車經過,所經之處煤屑和鐵粉散落。

    村民王新(化名)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采訪時透露,近年來政府有關部門雖然時有對鋼廠污染的整頓,但是鋼廠往往在半夜里生產,夏天開著窗戶睡覺,半夜先是被臭味熏醒,接著就聽見鋼廠加工的噪音聲。

    而鋼廠排出的污水更是讓村民苦惱。今年30歲的趙戈(化名)指著家附近的一條小河說,小時候經常在河里捕魚捕蝦,現在這條河已經成了一條臭水溝,夏天都不敢開窗戶。

除了空氣污染,地下水也難逃其害。

    由于鋼廠廢液中一般都含有懸浮物、揮發物、氰化物、六價鉻、鋅、油類等物質,滲到地下往往會造成地下飲用水污染;另外,由于鋼鐵廠每處理1噸鋼渣就需用水810噸,在地表水資源短缺的豐潤區,洗鋼渣需消耗大量地下水,其產生的大量廢水直接排往溝渠,循環補充地下水或澆灌農田,污染便一再擴大。

    唐山開平區的村民劉大爺告訴法治周末記者,由于地下水不能食用,政府修了自來水管道,鋼廠也每年每人支付200元到500元不等的吸塵費和污染補償費,金額標準按照距離鋼廠的距離劃分,可是相對于被污染的家園以及越來越多患癌癥去世的鄉親們,這些補償無濟于事。

    劉大爺說,這些年來,村里得癌癥的人比原來多了,而且很多是肺癌,他不清楚這和日益增多的鋼廠是否存在必然聯系,但是他覺得一定會有關系。

產業轉移帶來的雙刃劍

    接受采訪的唐山人都認為,唐山的污染,隨著鋼鐵廠的發展相伴相生。

    以遷安精品鋼、板管帶產業集群、豐南大型鋼鐵聯合企業產業帶及豐潤中小型民營型鋼生產基地為代表的唐山鋼鐵業,最早發軔于1997年左右,時值全球鋼鐵行業利潤暴增,在唐山遷安市轄區內,一些原本只從事鐵礦石開采、運輸和交易的企業,如九江鋼鐵等,敏銳地嗅到鋼鐵冶煉即將步入暴利期,于是這些企業最早開始自建高爐,直接參與煉鋼。

    此后一直到2003年,唐山迎來第一波“民資煉鋼潮”。如今唐山境內的遷安、豐南、豐潤等鋼鐵重鎮即在那時候有了雛形。

    唐山市政府的資料顯示:當地“國家承認”的鋼鐵企業有57家,2003年共實現銷售收入671億元,增值183億元,實現利稅89億元,分別占全市工業的53.9%46.3%55.9%,部分縣區財政收入的40%70%來自這一產業。鋼鐵工業已經成為唐山的第一支柱。

    然而,也是在2003年年底至2004年年初,唐山鋼鐵業迎來了規模上的第一個拐點。

    200312月,國務院辦公廳頒布103號文《關于制止鋼鐵、電解鋁、水泥等行業盲目投資若干規定的通知》,劍指鋼鐵行業。2004年,唐山鋼鐵行業被環保總局通報存在嚴重污染情況。之后,唐山首次大規模整治和關停了一批小鋼廠。

    2005年,情況卻又有了變化。

    為了北京2008年的奧運會,從2005年開始,北京市進行了產業升級,淘汰或轉移了大批污染性企業。當時北京大氣污染的兩大污染源:位于北京西部的首都鋼鐵廠和位于北京東南的北京焦化廠,分別被轉移到了唐山市的曹妃甸開發區和海港開發區。

    以2005年首鋼搬遷為標志,北京拉開了產業轉移至河北的序幕。過去近十年中,除了首鋼和北京焦化廠,北京一機床鑄造車間、北京內燃機總廠鑄造車間、北京白菊公司洗衣機生產基地、北京汽車廠等均轉移到了河北的保定、廊坊和滄州等地。

    這讓河北人悲喜交加,一方面產業轉移到河北,河北的經濟發展有了新動力,但同時也帶來了污染的可能性。

    唐山人同樣心情復雜。在以首鋼為龍頭企業的唐山曹妃甸區,遍布的均為鋼鐵產業鏈上的企業。而在唐山海港開發區內,分布的也多為與北京焦化廠相關的煤化工產業鏈上的企業。

    盡管強調循環經濟,但這些產業依然屬于高污染性產業。

    根據《中國環境統計年鑒2012》顯示,2011年,河北省排放的大氣污染物占據京津冀地區三大類主要大氣污染物的77%90%。河北省2011年的煤炭消費達3.07億噸,是京津冀地區的80%。燃煤發電約占其中的1/3

    公開的數據也顯示,京津冀地區煤電廠耗煤量從2006年到2011年增長了43%,煤炭的總消耗量增長了36%,而這一增長幾乎全部都發生在河北省。

    就在前不久,環境保護部對河北鋼鐵(000709,股吧)企業的全面調查發現,河北省60%的運行企業存在環保問題,70%的企業除塵設施運行不正常,80%的企業生產廢水違規排放。全省大約300家鋼鐵企業,只有53家已經建成或正在建設煙氣脫硫裝置。

    這一系列數據,從一個側面反映出河北“高耗能、高污染”企業的肆意存在。

屢整治屢污染的困境

    唐山鋼鐵廠污染的問題,其實早在2004年就已經初見端倪,其后幾年也不斷有整治行動見諸報道,緣何陷入屢整治屢污染的困境?

    2004年,唐山鋼鐵行業被環保總局通報存在嚴重污染的情況。之后,唐山首次大規模整治和關停了一批小鋼廠。

    20071月,當時的環保總局首次啟動“區域限批”政策,對4個行政區域、4個電力集團實行停批、限批,唐山赫然在列。環保總局稱,唐山市的70家鋼鐵企業,80%沒有經過環評。

    隨后,唐山制定了冶金行業環境治理技術標準,對全市鋼鐵企業污染治理提出了具體要求,并針對唐鋼下達了限期治理決定。

    2008年,唐山對66家鋼企在內的267家污染企業進行了停產整治;200911月,唐山市采取嚴厲措施,推動唐山市鋼鐵行業企業污染治理達標建設,對治污不達標一律斷電停產。

    雖然唐山對鋼企污染整治屢下重手,但從如今的結果來看,效果顯然值得商榷。

    知情人士向法治周末記者透露,2004年至2008年,即北京奧運會的前幾年,唐山私人小鋼廠處于第一次大規模關停后的5年反彈期。

    在金融危機的沖擊下,全球鋼鐵價格應聲而下,唐山鋼鐵行業亦無例外,無論民營還是國有鋼廠,至今都徘徊在薄利與虧損的邊緣。

    “正因為如此,鋼鐵廠在環保方面投入減少,污染情況并沒有隨著減產而減輕。”知情人士表示。

    2012年,華北地區霧霾持續的一段時間里,河北各市都對污染企業亮出了紅牌。石家莊工信局表示,全市12家鋼鐵、焦化行業重污染企業全部限產或停產,所有環保設備保持與生產同步運行率在98%以上。邢臺、唐山等市也相繼對重污染企業下達限產或停產的指令。

    今年419日,環境保護部發布了一季度全國74座重點城市的空氣質量報告,在3月份“污染最嚴重城市”排名中唐山居首位。

    戴上“污染最嚴重城市”的帽子后,510日,唐山市政府下發通知,決定關停取締首批199家嚴重污染企業及落后設備;對不符合國家產業政策的企業的落后生產裝備實施強制淘汰;對工藝裝備簡陋、無環保手續、無污染防治設施、污染嚴重的28家非法小企業強制取締。

    然而,相對企業上馬,治理則遠沒有這么容易。

    唐山市環保局相關負責人介紹,以此次唐山市“環保風暴”涉及的199家嚴重污染企業為例,環保部門真正能夠負責的只有32家,其他企業由于涉及嚴重污染企業和設備產能淘汰、企業關停,則需要公安、工信、電力等部門配合實施強制拆除、停水停電等措施,才能有效制止企業偷偷復產、偷排污染物等行為。(來源:《法治周末》記者高原 發自河北唐山)

 關鍵詞搜索:浮油收集器、浮油回收機、堰式撇油器、浮子撇油器、浮動撇油器、機床撇油器、切削液撇油器、冷卻液撇油器

    


版權所有:鞍山飛銳環保設備制造有限公司
電話:0412-5225400 傳真:0412-5226400   
遼ICP備06011112號 遼公網安備 21030702000009號
一方策劃網頁設計
掃二維碼手機登錄
 
石家庄站街女绿化带 手机游戏街机捕鱼 单机二人麻将app 足彩胜负彩怎么看 三亚滴滴打车赚钱吗 e球彩奖金表 杭州体育彩票网站 惊魂记 希区柯克 赚钱 北京快乐8任选一技巧 海南飞鱼开奖查询 不登录小鱼赚钱会怎样 71娱乐平台 298期兰姐五码复式 铝期货分析 顶呱刮彩票软件 江苏十一选五选号技巧 顶呱刮即开吧